Yun

【屠杀组】game①

• Sans x Chara

• 第一人称

• Sans视角

-

人类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站在那里。

明明属於同一个种族,她为什麽和frisk差这麽多?

“Kid.”

我尝试性的呼唤道。

没有任何回应,站在这里的已经不是frisk了。

面前的只是一个杀人机器---chara。

“lt'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. 

birds are singing, flowers are blooming... 

on days like these, kids like you... 

Should be burning in hell.”

毫无生气的声音念出已经重复过上千次的臺词。

平常这个时候,chara应该已经攻过来了,带着她那把收割了无数怪物灵魂的小刀,先向着我的肋骨来上一击,在被我挡过之後,用孩子具有的极佳弹跳力躲过Gaster blasters,再一脚踹上我的小腿骨,将我压制在地……不知道,有很多种情况。

在上千次的缠斗中,我早已厌倦。

第一次,我怀着满腔的恨意看着眼前这个弑弟凶手,和夺走了frisk意识的恶魔。

第十次,我身上的伤口增多,每一次的战斗都让chara更加看透我的招数。

第五十五次,我将chara钉在审判厅的墙上,打断她的四肢,痛斥她的罪行,她却露出了不屑的笑容。

第一百次,除了那一贯的开场白,我们不再交谈,不,是我不再说话,因为我发觉,语言在我们身上早已毫无用处。

第两百七十次,chara已经摸清了我所有的战斗方式,我第一次被她彻底打倒在地,我装出无法抵抗的样子,却在她准备了结我的时候,将骨头刺进她的胸膛,从那次之後她就开始叫我「奸诈的浑蛋」。

第六百三十二次,我们的打斗进入了白热化,我们互相熟悉了对方的攻击方式,每一击、每一刀,都能清楚看透对方下一步的招数,最後我用假意的投降解决了chara,从此我又多了一个称号「满口谎言的骗子」。

第九百八十一次,chara不再只顾着攻击,她开始劝说我放弃,告诉我这样下去也不会有结果,她总会将我打败,不如早点自己死去找Papyrus,haha,多麽像是我原来劝说她重制时说的话啊。

第一千次,我们定了一条协议,每打斗一千次便休战一次,说的好像我们都认为这场战斗会一直重复下去似的,虽然说是休战,不过也只是让两人都喘口气,再继续互杀下去。

第一千八百次,chara和我说起了她刚来到地底世界的事情,我看着她回忆过去时脸上露出的笑容,一击刺穿了她的心脏。

第两千次,我感觉绝望袭上我的身躯,沉重的让我彷佛失去了战斗的力量,停滞的时间线,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只能告诉自己已然崩坏的心智---去杀死chara。

第两千两百一十次,chara换了一种方式煽动我,她开始蛊惑我让我与她为伍,一起创造一个充满了杀戮的新世界,她或许以为在如此多次的互伤之下,我会爱上这种在生死间拼搏的快感,但我早已失去了那样的乐趣,支撑着我的只是至她於死地的任务。

第三千次,chara违反了休战协定,说是协定不过其实也没什麽实质上保证可言,不过,这次背叛诺言的终於不再是我了。

第三千七百零一次,chara突然叫了我的名字,这时我才发现我们有多久没有再说过话,听到「sans」这个名字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也回应了她---“Chara”。

第四千次,我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蓝外套,和不知何时已经被甩到墙角的一只拖鞋,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呢?窗外还是一样的阳光普照,鸟儿歌唱,而应该被地狱之火熊熊燃烧的恶魔,却还站在我的眼前。

第四千四百四十四次,我按照惯例念出了我的臺词,而後便将Gaster blasters打向chara,chara这次却没有躲,实实在在的接下了那一击,在倒下的人类身躯上,我看到的不再是chara……

“Frisk !”

那个我所熟识的孩子,她被Gaster blasters所打穿的身体,嘴里的喃喃低语---“sans.”,一瞬见,恶魔的身影再次掌控一切,完好无损的模样,刺眼的笑容浮现在她的嘴角。

……

一切都像一场玩笑,我们就像两个已经被设定好的程式,只会互相杀戮,说着永远相同的臺词,这是一场打不完的战斗,配上两个失去一切的机器。


【丑哈】段子①

碰!

那颗本来应该命中他的子弹,没入了另一个纤细的身影中。

她在鲜血中应声倒下。

“哦,真该死!”

绿发小丑回头骂到,眼里露出了类似於惋惜的神色。

他没有因此停下脚步。

枪声此起彼落,却被一一躲过。

她只能安静的望着那远去的身影,那一枪正中红心。

这样的死法,刚好配上她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。

Mr.J,你会後悔吗?

她等不到回答了。

“我这辈子只爱过两种东西,”

“疯狂和你。”

/

“你为我带来疯狂。”

“而我爱你。”

圣诞贺文

•我的第一篇丑哈甜文啊w

-

圣诞夜,哈莉被困在密闭的麻布袋里,被一颠一跛的扛着走。

十几分钟不断蜷缩着四肢,让她的手脚又酸又麻,更别说还会一直撞击到周围其他的礼物盒。

身处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,哈莉的脑袋却还在飞速运转着。

一个小时前,她刚从温暖的被窝中送走了Mr.J,明明是圣诞节,她的布丁却还是忙着要找小蝙蝠的麻烦。

哈莉有些撒娇的挽留小丑,希望对方陪自己过节时,只得到了冷淡的一句:“哥谭市这肮脏的烂泥,不配拥有这种节日。”

让哈莉只好悻悻作罢,失望的看着Mr.J离开。

在小丑走後没多久,她就换上了平常的热裤与T恤,将红蓝的马尾绑好,拿了一件毛外套出门。

虽然被布丁那麽说,她还是想要感受一下圣诞节的气氛,加上哥谭市还是有许多地方都装饰上了圣诞节的气息。

当她逛的正开心时,一个麻布袋就将她从头到脚一整个困了进去,然後呢,她就在这里了。

是报复?恶作剧?还是妄想自己的美色?

不管是哪一种,哈莉都想要一探究竟。

终於,步伐停了下来,她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地上,袋子微微的晃动,似乎是在很空旷的环境下。

“Hahaha!Were is my Christmas gift?”

哈莉因这熟悉的声音而瞪大了眼。

“Aha! I found it.”

礼物袋一下子被打开,哈莉看着那一头绿发,带着兴奋的笑容从里面跳了出来,一把扑上小丑。

“pudding!”

“oh,my girl.”

小丑拥住哈莉,露出了大大的微笑。

难以置信的亲吻了一会儿後,哈莉才发现现在自己所处於顶楼,小丑将他拉到护栏边,低头望去,能一眼看清底下五彩的灯火。

小丑按下一个按钮,中心的圣诞树发生了爆炸,一串烟火蹦出,天空出现了两个字母,J and. H。

哈莉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,狂喜的吻住小丑。

圣诞节的最後一秒,两人在烟火的照耀下深情拥吻。


---Merry Christmas my Harly.

-

终於赶在圣诞结束前发出来了,感觉自己超棒der~

你知道的,这个世界,我总试着去寻找。

填满我心中的鲜活,由我而生。

当阳光离我而去,这是我的选择吗?

不,这世上没有选择,一切都是阴谋。

在深陷泥潭之中,恶臭的气味盈满我的鼻腔,玫瑰花开在最恶心的烂泥,越显淤泥而不染,将自己投入黑暗的泥沼中,才能变得更加耀眼。

淹没我的是那一抹蓝,肤浅的小把戏。

妄想获取我的注意,了解我、解剖我。

我生来就沐浴於阴影中,会去渴求阳光吗?

不、不会,能吸引我的,只有与之更加深沉的黑暗。

我没有认真过,当你看透了这个世界,什麽是都会显得漫不经心。

追求并不是什麽可耻的事情,我钻入黏稠的污泥中,伸手折下那海蓝的黑暗之花。

让一切坠入混乱,尖叫、疼痛、恐惧。

熟悉的感觉,还不够、那不是真正的你。

憎恨吗?

那就来吧,撕开你那软弱的外皮,展露出那真正的癫狂。

疯狂的起舞,*我给你披上黑纱,让你成为我的Queen。

人们将我描述的十恶不赦,我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吗?

哦不,我不过只是在追求刺激罢了:)

我将娇嫩的鲜花染上污点,在亲吻她、臣服她。

当玫瑰的尖刺显露出来,我并不害怕会扎伤手指。

越美丽,就越疯狂。

撕裂的疼痛才能带来重生,所以我微笑,

---亲手折断了我心中盛开的玫瑰。


而明天绽放的,将会是属於我的,黑暗之花。

-

*引用自 @神棍局特♂攻 的

《深夜意识模糊片段》